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足协主席:严格控制 不会大规模地引进归化球员

2020-03-08 点击:1944

原标题:中国足球改革与发展应遵循足球发展规律访中国足协新主席陈曲源,陈曲源在22日第11届中国足协大会上当选为中国足协主席。在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这位中国足球新掌门人回答了中国足球的热点问题,如如何实施《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和体制机制改革、职业联赛、归化球员、国家足球备战2022年世界杯、体教结合、女足振兴和青年训练等。他说,他应该“做正确的事,走正确的路”,做到专业和务实,找到振兴中国足球的根本途径。陈曲源在接受新华社视频专访时,一再强调“尊重足球发展规律”,给人们留下深刻印象。

以下是采访笔录:

记者(以下简称“季”):祝贺你当选为中国足协新主席。在你担任中国足协换届筹备小组组长期间,你做了大量的研究。根据调查,你认为新一届中国足协应该在组织、机制和体制方面进行哪些改革?改革方案提到,中国足协的改革应遵循“政社分开、权责明确、依法自治”的原则。然而,有些人认为这并没有得到很好的实施。你如何促进实施?更直接地说,中国足协是如何在改革中“去行政化”的?

陈曲源(以下简称“陈”):中国足协最大的问题是深化改革,扩大开放。我认为改革应该集中在以下三个主要方面:第一,建立一套市场化、规范化的运行体系和机制。这个系统非常重要。尽管我们现在已经与国家体育总局脱钩,但一些行政趋势和思维方式仍然根深蒂固。足球总会过去设立28个部门,是有原因的,但今天,我觉得应该作出调整。这一调整是为了更好地适应“政社分开、权责分明、依法自治”的12字方针的要求,更好地依法自主,更好地解释一件事的权责。你不能把一件事交给几个部门。没有人对此负责。这绝对不可能。中国足协的每个人都是改革的参与者,改革肯定会影响很多人的利益。我们应该从中国足球发展的大局出发,教育和说服中国足协的每一个工作人员认识到改革的必要性和重要性。

其次,中国足协需要找到一条适合中国足球发展的道路,找出中国足球的发展规律。在我看来,这条规则应该符合现代国际足球发展的总体方向和趋势。我们必须很好地吸收介绍,同时结合中国的实际。例如,我们目前的联赛体系既有合理的部分,也有不合理的部分。整个联赛体系需要调整。你需要根据整个联盟的规则做出改变?1热纾嗌倌曜闱虻姆⒄梗某沙す媛墒鞘裁矗颐怯Ω萌绾胃菡庖环⒄构媛桑荒暌荒甑毓婊图忧克夹枰伎己脱芯俊R虼耍剿髦泄闱虻姆⒄构媛桑婪ò焓拢胰衔馐侵泄闱蚍⒄沟母就揪叮夥矫婊褂泻芏喙ぷ饕觥?

第三件需要改革的是我们的中国足协。我们应该在管理理念、管理方法和管理内容上有所转变,这样中国足协才能更好地为中国足球的发展服务。我一直认为足球协会是一个“脚”和“鞋”的问题,只有足够的人知道鞋子是否好。脚必须发挥更好的作用,鞋子必须更好。足协本身很强大,做正确的事情,走正确的道路。我认为任何困难都可能

从足协自己的角度来看,我们应该敢于承担责任。只有敢于承担责任,才能真正实现依法自治。足协发展中的一些主要问题是其他人无法指出的。你是中国足球发展的专业部门,你应该根据你对足球发展的理解做出更多的决定。我认为我们应该敢于承担责任。只有敢于承担责任,我们才能真正落实十二字方针。我认为,足协应该在体制机制、依法行政、依法自律和勇于承担责任等方面做得更多。

我认为中国足协不仅要对国家体育总局这个中国体育的主管部门负责,还要对中国足球的发展负责。判断足球的好坏,人民是检验者,人民对足球的美好愿望是判断我们足球工作好坏的基本标准。为了树立这一理念,足协的所有制度、机制、工作方法和运作内容都应该按照这一要求来建立。我认为这非常重要。

请记住:“足部改革计划”提到了一项被推迟了四年但尚未开始的具体改革措施,即建立一个职业委员会,现在也称为职业联盟,这引起了社会的高度关注。在这方面你有什么考虑?

陈:我来到足协后,就把组建职业联赛作为一项重要的工作。我们现已成立一个筹备工作小组,目标是在今年十月成立一个专业联盟。明年,中国超级联赛将主要由职业联赛运营。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足协和联赛是合作伙伴。专业联盟按照专业联盟的规则运作。足协在未来将扮演两个角色:第一,根据法律法规进行监督和控制;二是服务好联赛,使联赛主管的职业联赛能够有一个更健康、更可持续的发展。

在我去了足协后,我深深地感觉到我们中超联赛的各级联赛实际上正面临着一场巨大的危机。当我在上海港口俱乐部的时候,我觉得如果上海港口俱乐部要建一个百年老店,用现在的运营模式是远远达不到的。我来到足协后,这种感觉变得更加强烈和深刻。我们都知道有很多俱乐部投资我们的联赛,但是市场回报非常小。如果一个俱乐部不能实现经济独立和可持续发展,你很难保持俱乐部的长期发展。这个问题在中国甲和中国乙可能会有更多的反映。许多俱乐部都拖欠会费,一些投资者已经表达了退出联赛的愿望。

联赛是中国足球发展的重要基石。没有好的联赛,就没有好的青年训练。没有一个好的联赛,我们就谈不上建设和发展各级国家队。所以联赛非常重要。为了发展联赛,组建职业联赛是一个发展方向。根据市场化原则,各级联赛应有更大的自我发展空间。我们应该相信,在职业联赛成立后,他们有能力按照足协的规定把它办好。我相信中国超级联赛的成立将会有很好的效果,职业联赛也会有很大的变化。

纪:根据“足道改革计划”,中国足协和职业联赛都是一流的社团组织,双方互派代表。事实上,他们是平行关系。如果将来足球协会和联赛之间有思想或利益冲突,这在世界上也是有先例的,你应该怎么做?

陈: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中国足协和联赛是一种伙伴关系。当然,伙伴关系可能有冲突,但我认为这种冲突并不主要反映在想法上。如果反映在概念上,那就说明足协有问题。我认为在整个联盟形成后,我们有一套联盟计划并遵循规则。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只有不遵守规则,我们才能成功

记者:在本届足协大会上,我们看到副主席的人数减少了,执行委员的人数增加了。这是什么原因?

陈:大会的产生和结构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结构上,它主要是更加广泛、专业和权威。足协的领导层目前有一名主席和三名副主席。三位副主席都有专业背景。杜同志有丰富的比赛经验,是中国足协的党委书记。他在比赛和管理方面的经验对中国足球应该很有帮助。高洪波和孙文都是职业运动员。他们对足球的理解应该说比我更深刻、更深刻。

目前的足球协会在执行委员会的组成方面也表现出了更大的广泛性和权威性。会员人数从上届的21人增加到35人,吸收了中国足球各方面的权威代表。我认为中国足球实际上需要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来推广它。具有普遍性和专业性,能为足协做出正确决策起到很好的专业帮助。我认为这非常重要。这次足协变动后,我认为人员结构和布局与以前相比有了很大的变化。我希望这一变化能够帮助中国足协更专业、更准确地开展工作。

记者:中国足协已经完成了与国家体育总局的脱钩。作为中国足协的新任主席,你将如何处理中国足协和国家体育总局之间的关系?

陈:我认为有两个基本点。第一,中国足协依法行使自治权的能力有待进一步提高。如果你没有这种能力去提高,在去行政化之后,你就不能完全实现依法自治。没有自主性,中国足球的发展将会滞后。因此,增强中国足协的自主性是非常重要的。国家体育总局非常关心和支持足球。它也希望看到你有很强的自主权。如果你达到了这个目标,为什么不是体育总局?这是一个重要的前提和基础。

第二,在改善足球总会的自主权的同时,我们和国家体育总局应保持整体足球发展策略的高度一致性。我们要就足球的重大事项和决策与国家体育总局充分沟通,听取国家体育总局对国家体育战略的意见和建议。

我认为如果我们能妥善处理好这两者,我们就能在更大的空间内充分发挥足协的作用,并在中国足协的工作中充分体现振兴中国足球的国家意志。

记者:国家体育总局提出要打三场大仗,中国男足进入卡塔尔世界杯就是其中之一,这也是你作为足协主席的重要任务。你对组建一支新的国家队和准备卡塔尔世界杯预选赛有什么新的想法吗?你如何看待要实施的玩家归化措施?

陈:今冬明春,我们有六支国家队参加各种比赛,包括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和明年东京奥运会的资格赛,以及亚洲青年、亚洲青年和女子足球比赛。为了更好地保证各级国家队的备战,足协也调整了备战组织。以我为组长的特别国家队准备工作组已经成立。

中国足球基础差,现状不尽如人意。每个人都说中国足球不能立竿见影。我非常同意中国足球必须从基础做起,并长期工作。但是现实告诉我们,我们不能只谈论明天而忽视今天。我想要今天的结果以及长期的发展。

当我在俱乐部的时候,我曾经说过我不同意非中国球员加入中国队参加比赛。然而,当我到达t

如果国家队有资格进入前40名,并准备进入前12名,我认为国家队可能会有少数归化的球员。因为如果国家队想进入卡塔尔世界杯,关键是解决前场和中场薄弱的问题。我们不会看到全部11个国家队都是归化球员,这是不可能的。当然,我认为这是一个案例,将来不会有大规模引进归化球员。总体指导思想是严格控制,这有利于现阶段中国足球的发展。

从长远来看,我们不会把入籍作为一项基本政策。我们应该严格控制和有效促进它。现实和长远之间总会有矛盾。我认为足协会在这个时候考虑一些实际问题,我相信球迷们会理解的。

记者:中国男足40强联赛即将来临。中国足协将采取什么措施来确保中国队的准备?

陈:国家队40强与马尔代夫的比赛即将开始。我认为支持和确保各级国家队的准备工作非常重要。足协在过去备战的成功经验中,在两个方面做了一些强化或调整。首先,我们加强了对战争的系统准备。事实上,各级国家队的准备不是11个人,而是一个团队。这个团队拥有方方面面,包括情报、后勤、运输、医疗等。系统集成非常重要。一个国家队能否有效备战,实际上是其系统功能的结果。

第二,我们进一步落实了各级国家队的责任制,包括中国足协和中国人员的责任制。在过去,我们总是有把球队交给主教练的习惯,认为当主教练掌权的时候,事情就结束了。我不认为应该是这样。当然,我们尊重主教练以及他在准备过程中的地位和作用。但与此同时,我们也必须在筹备过程中反映中国足协的意愿和要求。因此,我们已经明确了每个国家队的中方人员的责任。利用这一职责来提高工作的有效性并确保工作质量。

记者:今年,中国足协颁布了一项规定,要求中国超级联赛职业俱乐部支持女子足球的发展,要求中国超级联赛俱乐部成立女子足球队,并将此作为一项强制性标准。然而,我们在研究中也发现,一些俱乐部表示,目前的财务负担太重。你认为如何解决这个矛盾?

陈:中国女足的发展面临很大困难。这次我去法国看女足世界杯,我深深感到中国女足与世界一流水平的差距太大了,与1999年不一样了。

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国女足比男足更难。中国女子足球队的职业运动员在中国有500多人。与欧洲国家的100,200,000名职业运动员相比,差距实在太大了。女子足球队将重返世界一流水平。我认为这个挑战非常大。

中国足协将女子足球带到中国超级联赛俱乐部的政策有两个关键问题。首先,我认为下一步应该更好地调查研究,如何更有效地实施这一政策。如果效果不好,形式主义是没有意义的。就像我们的U23球员政策一样,初衷也是好的,为了让更多的年轻人去踢球。然而,在中国超级联赛俱乐部的层面上,每个人都希望展示最强的技战术能力,希望获胜,并且不会在中国超级联赛平台上使用大量的年轻运动员。结果,U23的球员在打了一两分钟后被替换,使得这个原本好的政策流于形式。

中国超级联赛俱乐部带来女子足球的政策原本是为了好。我认为足协接下来应该研究的,是如何在质量和实际效果上体现出来,而不仅仅是追求形式上的东西。

我非常担心我们所有级别的联赛都面临着巨大的挑战。联赛是中国足球最重要的基础。联赛不是

第二,研究女子足球的发展规律,走出一条适合中国女子足球特点的发展道路。特别是,应该扩大女子足球运动员的人口基础,应该改善青年训练的基础,应该提高整个联盟的水平。这可能是中国女足发展的根本出路,不仅仅是中国超级联赛俱乐部引进女足政策,而是解决中国女足发展的设想。

纪:你刚才提到青年训练。中国足球比赛的水平长期以来一直落后。被批评的事情之一是青少年训练不够,导致足球基础薄弱。未来足协在培养年轻足球后备人才方面有什么考虑?你认为体育系统、教育系统和其他社会层面应该如何形成合力?

陈:关于青少年训练,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话题。事实上,中国的青年培训不是一张白纸。历届中国足协都在青少年训练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包括教育部在内的校园足球也做了很多工作。我真的觉得每个人都希望做好青年培训。然而,为什么你觉得我们的青年培训和我们的期望之间有很大的差距?

我认为有三个主要问题。

第一个问题:各级青年训练教练员的数量和质量远远不能满足青年训练的要求。我们中超球队的许多外籍教练发现,我们许多年轻球员的技战术水平不能满足中超球队的要求。他觉得青年教练有问题。让我举个例子。根据总体规划,我们将建立5万所特色足球学校。如果一所学校需要两名教练,它需要10万名教练。现实是我国只有6万名注册教练。我国国际、国内教练员只有300多名,与发达国家相差甚远。这是一个大问题,应该尽最大努力来解决它。

因此,我也向有关部门的领导建议,我们是否可以成立一所足球学校来培训足球教练、裁判和其他足球专业人士。从某种程度上说,专业人才的缺乏是直接制约中国足球发展的最大瓶颈之一。

第二个问题是体育与教学的整合。我认为体育必须整合,我们必须改变观念。孩子们应该从小就参加体育活动,包括足球。它是教育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不要认为一个孩子应该参加任何运动。发展方向必须是职业运动员。体育可以从小培养孩子的个性,锻炼他们的意志品质,增强他们的团队精神,形成良好的积极能量。我认为这是教育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不应简单地被视为体育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体育和教育应该高度融合,两者缺一不可。

坦率地说,目前的体育教育体系还不够完善,这将严重损害中国青少年足球的发展。

纪:所以,这就是我想问的问题。我怎样才能改变它?

陈:我觉得要改变顶层设计,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事实上,就这一变革的基本目标而言,不会有任何冲突。我相信校园足球也是根据这个想法来做的。我认为,首先,从足协来说,不要关闭自己。足球协会应该向教育部门开放更多,以支持校园足球的发展。校园足球发展良好,也是中国足球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为什么不做呢?中国足协应该更加重视职业运动员的发展和培养,投入更多的资源支持校园足球的发展。

第三,要形成一个健全完善的科学的青少年足球竞赛体系。我们经常对比赛系统了解不够,认为比赛系统似乎是中国超级联赛甲和中国超级联赛乙的联盟,这远远不够。中国幅员辽阔,资源丰富。你不能指望一个12岁的青年队在全国各地比赛。如果你去国外看看,人们会在某个领域展开竞争。例如

还有体育场建设的问题。我们必须好好考虑一个问题:如何在我们周围建造体育场。当然,我们需要建立专业课程,但我们不能仅仅有专业课程。专业课程离青少年太远了。更重要的是,我们需要建造附近的球场。在社区里,体育场可能有几百平方米,可能是一块绿地,可能是几个书包,这是一个体育场。就像我们小时候打乒乓球一样,几张桌子和几块砖头就是一张乒乓球桌。如果这样的格局形成,中国青年足球的发展将会有一个非常好的氛围。在我看来,所有这些工作都应该由每个人来推动。

冀:如你所说,在附近建一个体育场是必要的,但据我们所知,土地的性质不能成为修建体育场的障碍。你认为这个问题应该如何解决?

陈:我认为在我们周围建足球场,培养青少年对足球的兴趣是非常重要的。当然,在附近建足球场会有很多困难,尤其是在中心城市,那里的城区本身非常有价值,绿地也非常紧张。但我认为这是可以解决的。例如,住宅区的绿草也可以变成足球场,这不仅是一个规划好的草地,也是一个简单的足球场。关键取决于当地政府是否对以色列体育人士有很好的了解。如果你真的意识到体育是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对我们的国家、我们青年的成长和整个国家质量的提高有很大的帮助,我想我们能做到。

我们不想找到不能做某事的原因,我们想找到不能做某事的原因。我认为我们有条件在我们周围建造足球场。关键在于我们是否正确理解我们周围的体育人、青年足球和足球场。有了这种理解,我相信所有的困难都可以克服。

纪:你曾经是一个拥有数万人的大企业的董事长。你也是超级联赛冠军俱乐部的领导人。你认为这些经历对你作为中国足协主席做好工作有什么帮助?

陈:没想到我会来足协工作。曾经,我的心很纠结。我在企业工作多年,应该说是得心应手。足球是一项宏大的系统工程。我担心我的能力不够。我还担心,如果我在一些重要的决策中不能遵守足球规则,这将对中国足球没有帮助。坦率地说,我心里仍然担心我不能做好并推迟中国足球的发展。

然而,在中国足协工作了几个月后,我觉得安全多了。做生意和做运动是相互联系的。首先做决定的原则是一样的。如果你想做一个决定,你必须有很多条件,你必须知道决定对象,你必须知道决定对象的未来趋势,你必须知道事情本身的是非判断。因此,决策原则是相互联系的。我在企业的经历帮助我在去足协的时候思考问题并做出正确的决定。第二,管理的基本概念是相同的。足协应该更加市场化。企业本身高度市场化。管理效率和简单有效的决策程序是相互联系的。因此,从决策和管理的相似性来看,我认为这将会给我在足协的工作带来一些帮助。

科尔沁资讯网 版权所有© www.rcgclub.cn 技术支持:科尔沁资讯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