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多地农民工返岗率低于50% 就近就地就业仍需精准施策

2020-03-15 点击:1379

许多返乡农民工的就业率不到50%。它仍然需要“精确的措施”才能在附近找到工作。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2月25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要积极扩大农民工就业。增加就业保障和就业补贴。拓宽当地和附近的就业渠道。就业促进能力强的新一批项目。重点建设项目和以工代赈项目将优先吸纳贫困劳动力。

通过整理国内部分农民工出口地区的公共数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虽然已经采取了很多措施促进农民工返回工作岗位,但部分地区农民工的返回率仍低于50%。

许多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的学者认为,随着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水平的降低,未来将会有更多的工作岗位被释放。然而,一个地区就业岗位的增加仍然是一种市场行为,与当地的经济发展阶段和产业特征密切相关,因此在短期内创造大量新的就业岗位仍然不容易。

促进农民工就业的更多措施

农民工如何重返工作岗位?《21世纪经济报道》梳理了河南、云南、四川、甘肃、重庆等农民工主要输出地的情况。

截至2月23日,河南省已有368.9万农民工重返工作岗位。春节前,978万农民工从省外返乡,返乡率为37.72%。河南省开封市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月22日,该市已有18.7万返乡农民工重返工作岗位,外出务工5.88万人,返乡率为27.2%,其中有组织运输6402人。

截至2019年12月底,根据云南人民社会系统劳动力资源调查,全省1222.44万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836.99万在省内,360.55万在省外。但截至2月21日,云南省已有328.96万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其中102.72万转移到省外,222.64万转移到省内。与2019年底的数据相比,仍有很大差异。

但是,云南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的防疫和稳定就业指挥部表示,在未来15天内,该省计划外出就业的农村劳动力总数预计将达到157.9万。

2月20日召开的重庆市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宣布,重庆市春节期间有605.7万农民工返乡。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有739,000名移徙工人就业。这意味着重庆仍有531万返乡农民工,占2020年春节返乡农民工的近88%。

近日,四川省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农业、农村、农民问题专家郭晓鸣与中国农业科学院沼气研究所政策研究专家张明明联名撰文《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下四川农民工就业面临的主要问题及应对建议》(以下简称《应对建议》),对四川省现状进行了评估。

根据2018年的数据,四川省的农民工总数为2160万。按行业分布,建筑业、制造业和第三产业分别占27.5%、26.4%和42.8%。就流动方向而言,已有12万多农民工转移到湖北省。此外,390万、120万、54万和50万农民工分别转移到广东、浙江、江苏和重庆。

基于此,估计疫情和经济下行压力相互叠加。据估计,今年第一季度,返乡农民工的就业形势将受到很大影响,预计至少有50万农民工难以重返工作岗位。

面对更加紧迫的农民工就业形势,目前已经采取了许多措施。

2月25日,甘肃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发布《关于做好农民工返岗复工和劳务输转工作的通知》,指出“要为农民工安全有序返回工作岗位提供服务保障。货运潜艇

贵州省是全国第一个规定农民工返回工作时间的省份。2月17日,贵州省发布《关于切实做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农民工就业工作的通知》,表示有必要对现有流动家庭的基本情况、生活条件、就业能力、健康状况等信息进行全面的逐村调查。我们将采取有效措施,让所有农民工在2月底前重返工作岗位。

重庆目前的做法是鼓励尚未外出就业的农民工优先在重庆就业,同时确保他们尽可能多地外出以满足企业的需求。目前,失业人数为15万。另一个好消息是,随着重庆许多区县调整防疫和控制水平,未来可能会释放更多的工作岗位。

当地就业仍需“精确措施”

然而,受疫情影响,当农民工的流动渠道被阻断时,当地就业应如何进行?

郭晓鸣在《21世纪经济报道》中告诉记者,当地就业是有条件的。根据不同地区的情况,选择不同的方向和优先事项。

对于四川,他认为可以从三个方向考虑。

首先,地方政府应该加强联系,在省内转移工作岗位。“由于工资和福利水平的差异,四川省的企业对农民工的吸引力不如沿海地区的企业。这导致了过去大量的外来务工人员从四川省输出,以及在四川省雇佣工人的困难。因此,在当前形势下,通过四川省各地区政府之间的联系,可以实现省内就业转移,把危机转化为机遇。”

第二,四川应该考虑加强对农民工自主就业和创业的支持。“一旦防控形势相对好转,对一般第三产业的需求将迅速上升,形成一定的就业缺口。地方政府应该降低税费和其他条件,让农民工在农村、城镇、县和中等城市有地方住。”

第三个方面应加强农业领域农民工的就业和创业。“四川近年来一直在对专业农民进行持续培训,但问题之一是,由于大量农民外出打工,农村变得空虚,尽管出台了相关政策,但培训目标仍然短缺。在这个时候,我认为这只是使该部门的农民工有可能留下来,接受培训,并转变为掌握先进生产方法的专业农民。”

重庆理工大学教授、工商管理硕士教育中心主任邱东阳认为,农民工的返工问题可以从两个层面来看待。第一个问题是恢复性就业问题,这意味着曾经拥有相对稳定的就业渠道或工作的移徙工人由于这一流行病的影响而暂时无法重返工作岗位。“对于这一部分,我认为影响主要是短期的。只要国内经济形势能够稳定下来,过去的就业需求仍然能够得到释放,大量农民工仍然能够获得就业机会。”

但考虑到一些中小企业可能面临经营困难等因素,邱东阳认为部分农民工重返工作岗位的意愿可能并不完全满足。

第二个是适应农民工技能的新就业问题。“一旦疫情过去,预计未来消费、旅游和其他行业将出现爆炸性增长,这将为一些工作岗位带来就业需求。然而,这部分工作的出现要求政府提前对农民工进行技能培训。”

但邱东阳同时指出,仅仅从劳动力的一端增加农民工的就业率是不够的。市场仍然由企业主导。只有当企业运转顺畅时,才能创造新的就业机会。

纵观全局,邱东阳认为农民工的就业可能会经历一定的困难时期,所以他也建议农民工适当降低工资预期,在就业市场上与雇主合作

一是以户籍为核心,无论户籍是本地还是有产权房,农民工都应纳入服务管理范围,提供防疫宣传、物资供应和人员统计等服务和管理,不得歧视。第二,在流行病期间,进入城市但尚未有稳定住所的移徙工人将获得低价、安全和卫生的住房。三是将困难农民工纳入城市低保、医疗救助、住房救助、就业救助、子女教育等城市公共服务范围,保障其基本生活。四是加强对农村留守老人、妇女和儿童的各种形式的支持,避免这些农村群体因农民工整体收入下降而陷入困境。

责任编辑:秦蓉

-

科尔沁资讯网 版权所有© www.rcgclub.cn 技术支持:科尔沁资讯网 | 网站地图